首页 > 商标保护 > 正文

东莞百家五金店被诉商标侵权 被告质疑原告“钓鱼”打假
2012-06-05 16:29:13   来源:东莞时报   评论:0 点击:

去年10月份,一新公司对500家东莞五金店进行打假调查取证,最终选择了275家进行诉讼,断定这些五金店所售的“一比多”切割片均属假冒。而“一比多”切割片正是一新公司的产品。14位五金店主共同聘请的代理律师赵丹表示,一新公司涉嫌利用法律牟取暴利。
左边是假“一比多”切割片,右边为真“一比多”切割片 东莞时报记者 吴韶峰 摄
左边是假“一比多”切割片,右边为真“一比多”切割片 东莞时报记者 吴韶峰 摄

  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新公司)诉东莞275家五金店侵权案,前日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一审开庭。

  去年10月份,一新公司对500家东莞五金店进行打假调查取证,最终选择了275家进行诉讼,断定这些五金店所售的“一比多”切割片均属假冒。而“一比多”切割片正是一新公司的产品。

  一新公司采取了分批起诉的方式索赔,前日开审的为第一批100家五金店中的8家。昨日开审了6家,6名店主到庭。一新公司代理律师表示,在第一批起诉的五金店中,已有30多家达成和解。

  从彪马商标、网吧电影、卡拉OK歌曲等侵权案,到“一比多”切割片侵权,众多影响巨大的知识产权在全国范围内的集体诉讼,东莞没有一次躲过。

  14位五金店主共同聘请的代理律师赵丹表示,知识产权侵权集体诉讼案,已经形成明显的产业链,因为这些案件中都是承包人获取授权,委托公证处办理公证,再由律师参与诉讼,最后获取利益分成。一新公司即涉嫌利用法律牟取暴利。

  对此,一新公司代理律师则予以否认。.

  五金店呐喊“只能赢”

  前日上午10时,一新公司诉东莞275家五金店侵权案第一批次庭审如期开始。第一批中共有100名被告,均为东莞的五金零售店。

  在市第一人民法院7楼1审理室,8名五金店老板心情紧张地坐在旁听席上,这是他们第一次走进法庭。

  在法庭交锋中,五金店的辩护律师赵丹的表现,获得了五金店主们的认可。

  赵丹质疑一新公司提供的公证证物封条与盖章位置不对,致使封装袋内证物无法证实是否为公证物品。这时,一新公司代理律师提出让公证人员出庭作证,法庭暂时休庭,择日再审。

  第一次开庭审理后,五金店主们信心倍增,他们在“一比多砂轮片受害”QQ群中呐喊:“第一仗我们一定要打赢,不能让"一比多"得逞,如果我们赢了,后面的人就不会跟着和解。”

  30多家选择已和解?

  石龙五金批发市场一五金店老板娘唐亚荣说,近500家五金店被取证调查,275家成为诉讼目标,以1.3万元和解一家计算,“一比多”在东莞打假集体诉讼中将获利300多万元。

  在广州与深圳,其诉讼数量肯定高过东莞,那么“一比多”被侵权案从诉讼中,将可能获益过千万。

  昨日,一新公司代理律师张友军向记者透露,在100家第一批次诉讼的五金店中,已经有30多家五金店与一新公司达成和解。

  调解金额降至3000元

  昨天,市第一人民法院继续审理“一比多”切割片侵权案,分别在上午与下午两次开庭,6家五金店应诉。

  昨日傍晚,一新公司代理律师张友军向记者透露,其中3家五金店主愿意接受调解,目前,一新公司将调解金额从1.3万元下降到了3000元。

  不过,在“一比多砂轮片受害”QQ群中,大多五金店主仍认为,官司胜利在握,即使一新公司将调解金额下降至3000元,也要扛到底。

  张友军认为,从法律专业角度上分析,五金店售卖假冒产品,知识产权侵权事实存在,原告证据充分,官司打下去,五金店主必输无疑。

  争议焦点

  取证与公证程序是否合法?

  五金店主认为,一新公司在取证与公证时,都是“偷偷摸摸”,没有告知商户,因此程序不合法。

  五金店辩护律师赵丹说,公证人在取证时,可以不告知。但原告在法庭上,提供侵权证物时,公证封条与盖章未在开封处;鉴定人许志文身为原告知识产权委托代理人,又是鉴定人,其具有利害关系,应当回避,不能参与鉴定。

  张友军认为,取证与公证程序合法,在休庭后,本想让公证机关到庭作证,但遭到拒绝,只表示可以让公证机关开具说明。

  侵权获益与损失应该怎么计算?

  张友军认为,他前后两次对“一比多”市场及公司做过调查,发现“一比多”产品在东莞市场占有率高,知名度高,但商户售卖假冒“一比多”产品,到底获益多少,一新公司损失几何,无法确认,所以一新公司要求每家五金商户赔偿3万元。

  五金店主则称,“一比多”切割片根本没有知名度,也没有人购买,市场占有率极低,这种砂轮切片本身适用范围小,购买量少,价格与利润均低。

  赵丹认为,“一比多”切片的售价约为1元每片,如果是零售,最多购买10片,销售金额为10元,利润约在2元左右,五金店一年难卖出50片,利润最多不超过10元,原告要求五金店主赔偿金额竟是利润的300倍。

  知多D

  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

  1967年成立于台湾,其生产主力产品为PVA海绵砂轮及各尺寸各类型的树脂砂轮,是五金业、钣金工业使用这类砂轮的首选之一。 2000年,厦门一新砂轮有限公司成立。

  律师观点

  集体诉讼钻了法律漏洞 背后已形成明显产业链

  曾是彪马商标案东莞被告代理人,也是网吧电影侵权原告代理人的赵丹律师,这次又成了五金店主的辩护律师。

  她在法庭外告诉记者,从证据上来讲,这类知识产权集体诉讼,一般会对被告不利,“一比多”被侵权案在全国各地庭审中,被告均以败诉告终。

  不过,昨日上午,在法庭调查阶段,赵丹律师意外揭露出,知识产权集体诉讼背后,已明显形成以法律为武器攫利的产业链的现实。

  她说,“一比多”侵权诉讼行为,不止是在东莞进行,在广州、深圳、北京等全国各大中城市都在进行,已经形成明显的获利产业链,只要委托公证处办理了公证,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原告就可以坐等收钱。

  赵丹说,此类全国性案件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承包人获取相关授权委托办理,再由律师参与诉讼,最后按比例分成。

  在获利之后,授权承包人却受不到法律制约。“依据现行法律,对该类授权承包人的行为,只能用不道德来评价,不能用法律来惩处。”赵丹说,利用现实普遍存在的问题与法律武器来攫取利益,成为知识产权集体诉讼的主要武器,这违背了法律精神。在此过程中,承包授权人实际上是钻法律的漏洞,投机取巧,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

  几乎每次类似的知识产权侵权案都没少过东莞,赵丹认为,主要是因为东莞作为二级城市,经济较发达,而各种制度不完善造成。

  一新公司代理律师张友军:

  国内制假售假情况严重才产生了打假利益链

  东莞时报:一新公司全国打假什么时候开始的?打假目的与背景是什么?

  张友军:一新公司曾在深圳暗访到一家制售“一比多”切割片的工厂,但去查处时,工厂已搬空,公司怀疑有人泄密,因此一新公司的代理公司(知识产权类单位)转变打假思路,将五金销售店作为打假主体,去年开始在广州与深圳打假,随后一新公司在两地销售增加,才开始筹备东莞打假行动。

  东莞时报:你怎么看待赵丹律师所说的“知识产权集体诉讼背后的产业链”?

  张友军:在“一比多”被侵权案中,我只是代理律师,不存在按比例分成行为。我个人看,一新公司在打假过程中,投入人力、财力巨大,需要支付差旅费、诉讼费、公证费,代理公司不可能获得巨大利润。但如果形成了知识产权集体诉讼背后的产业链,从客观来看,那也说明国内制假售假情况严重,才能有利用“法律”牟利的产业链形成。

  “一比多”打假符合广东“三打两建”精神,而且,我最初的目的是希望在大规模诉讼中,让个体工商户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意识。

  质疑一新公司“钓鱼”打假

  五金店主发声:拼到底

  集体被告

  一新公司对东莞500家五金店进行打假调查取证,选取275家进行起诉,第一批起诉100家

  长安思鑫五金交电经营部(下称“思鑫五金”)老板温济标在此次诉讼中,将自己比成被“猎人开枪打中的羔羊”,他在回忆接到法院传票时,如此描述自己的心情:“突然接到传票,我很害怕,第一次面临官司,谁的心里都会不安。”

  今年4月份,温济标、唐亚荣等100名东莞五金类店主,突然接到东莞第一人民法院传票,告知一新公司起诉其销售产品侵权。

  在一新公司的民事起诉状中,一新公司称,其是中国大陆最早生产、销售超薄树脂砂轮切片的专业厂家之一;2003年5月28日,一新公司从国家商标局取得“一比多”《商标注册证》,其有效期限至2013年5月27日。

  去年一新公司发现其生产的“一比多”砂轮切割片,在东莞市场的销售大量减少,经调查,主要原因是不法厂家与商贩为了获得巨额利润,大量生产、销售假冒“一比多”注册商标砂轮切割片,导致市场上假冒伪劣产品充斥。

  一新公司请求法院判令100家五金店,立即停止销售侵犯一新公司享有的“一比多”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产品,销毁库存的假冒产品,并要求涉案五金店赔偿经济损失3万元。

  石龙五金批发市场一五金店老板娘唐亚荣透露,此次100家被诉讼的五金店,都是一新公司在去年10月份“偷偷摸摸”以购买产品名义调查取证,并于今年4月份正式向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

  一新公司代理律师张友军透露,一新公司在东莞调查取证有500多家五金店,他选取了275家作为起诉目标,第一批起诉100家五金店。

  “钓鱼”打假?

  店主接到法院传票后就接到和解电话,且和解费用能打折,店主认为遭遇了“钓鱼”打假

  面临官司而没有应诉经验的店主们,处于慌乱与恐惧时,突然接到和解电话。

  据温济标说,收到传票后不久,一名自称是一新公司代理律师的人来电说,思鑫五金如果愿意支付1.2万元,即可和解。

  “这钱到底是出还是不出呢?”数天来,温济标到处咨询打听,有一个信息让他很沮丧,“长安有一家五金批发店也接到了传票,当时这家店的老板在湖南,慌乱中让店员支付了3万元了事。”听了这一信息后,温济标也开始计划出钱“消灾”。

  而此时的石龙五金批发市场内,另外6家五金店的老板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不过,倔强的老板娘唐亚荣女士不服气,“就这样给钱,我觉得太冤枉了。”

  唐亚荣回忆,在一年前,突然有很多人指明要购买“一比多”切割片,随后有人到五金市场推销,“我的店内,就是两名推销员免费放了几盒"一比多"切片试卖,没想到就中招了。”唐亚荣说,还有一些中招的五金店,根本就没有销售“一比多”产品,是打假人员要求购买,才到其它店面借货出售的。

  很快,收到传票的五金店老板们,纷纷接到律师和解电话,“和解金额也不一致,有的要1.3万元,有的只要7000元。”在获悉是大规模集体诉讼后,焦虑中的五金店老板心中不禁疑惑:这是打假还是要钱?他们开始指责一新公司恶意打假、钓鱼打假,更有店主认为“这是明显的敲诈行为”。

  况且,在东莞五金店店主眼中,“一比多”砂轮切割片根本不是名牌产品,“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没落的老牌产品。”

  昨日,一新公司代理律师张友军说,法庭与律师都给五金店主打电话调解过,广州调解价在1.3万元,深圳1.5万元,东莞1.3万元。

  QQ群声讨

  群友要与“一比多”拼到底,看到底是“一比多”厉害,还是“多比一”厉害

  在100家应诉的五金店中,有14家凑钱,请了律师应诉,温济标是14个店主之一。

  唐亚荣告诉记者,收到传票后,她与其他被诉讼店主经常在一起商量,并到网上查“一比多”在全国的诉讼信息,无意中看到一个“一比多砂轮片受害”QQ群,群主是石排一名五金店主;随后,唐亚荣与石龙五金批发城6名“侵权者”集体加入该QQ群,因唐亚荣发言积极,被推选为群管理员。

  5月10日,已加入QQ群的温济标,抱着去看看的心态,来到石龙五金批发城唐亚荣的店铺,在该店铺内,集聚了30多家遭诉讼的店主。

  这一次,唐亚荣请来了律师赵丹,在商讨后,14家店主集体与赵丹律师签订了代理合同,由赵丹帮忙打官司。

  让唐亚荣没有想到,QQ群成员不断发展壮大,深圳、广州等地不断有五金店主要求加入,并在QQ群中集体声讨一新公司,“里面骂战不断,而他们都站到同一阵线上,纷纷要求大家扛住,不要和解,与"一比多"拼到底,看到底是"一比多"厉害,还是"多比一"厉害。”

  消极抵抗

  有五金店主表示,宁愿关店歇业也不付钱给一新公司

  “一新公司取证与公证,是在我们一点都不知道情况下做的,我觉得是勒索,所以坚决不给钱。”深圳龙岗一五金店老板说,5月3日,他到法庭应诉,没请律师。5月23日,法院判他赔偿一新公司2万元,“我死都不会付钱,宁愿搬店,也不服从。”

  张友军说,代理一新公司打假的某知识产权单位,从去年开始陆续在广州、深圳打假,方式与东莞雷同,在深圳起诉五金店主约300家。

  深圳光明新区公明镇田寮村俊琪模具五金店主透露,在该村至少有4家五金店“中弹”,他5月25日收到传票,目前也未请律师,“我打算不理它,输赢都不想管,大不了关店歇业,拒不付钱给一新公司。”

  唐亚荣认识的20名在广州被诉讼的五金店主中,有17名与一新公司调解,最高支付了2万元和解费,而坚持开庭的五金店主,至今还未收到法院判决书。

  “我的店内,就是两名推销员免费放了几盒"一比多"切片试卖,没想到就中招了。”

  五金店主唐亚荣

  “和解金额不一致,有的要1.3万元,有的只要7000元。这是打假还是要钱?这是明显的敲诈行为。”

  一五金店店主

  “第一仗我们一定要打赢,不能让"一比多"得逞,如果我们赢了,后面的人就不会跟着和解。大家扛住,不要和解,与"一比多"拼到底,看到底是"一比多"厉害,还是"多比一"厉害。”

  一五金店店主  

相关热词搜索:商标侵权 五金店 假冒注册商标 一比多

上一篇:广药称商标争夺系加多宝挑起 受伤最深的是王老吉商标
下一篇:低价贩卖假茅台遭举报 警方破获销售假冒商品案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