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酒上标注茅台镇,不构成商标侵权行为

2020-10-03 08:38:37 阅读
某B酒业公司住所在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其在商品上使用的“贵州某A镇”只是标注商品来源地的描述性使用,不是商标性使用,不构成商标侵权行为。
深圳商标打假诉讼律师
贵州某A酒股份有限公司与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泰安市某C超市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鲁09民初69号
  原告:贵州某A酒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
  被告:泰安市某C超市有限公司。
  原告贵州某A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A酒业公司)与被告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B酒业公司)、泰安市某C超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C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4月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某A酒业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某B酒业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害第3159141号、第3159143号、第6862377号、第7260808号、第5299307号、第457038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2、判令被告某C超市立即停止销售侵害第3159141号、第3159143号、第6862377号、第7260808号、第5299307号、第457038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3、判令两被告在人民法院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4、判令被告某B酒业公司赔偿原告某A酒业公司经济损失240万元,被告某C超市赔偿原告某A酒业公司经济损失60万元;5、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中国贵州某A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第3159141号注册商标“贵州某A”、第4570381号“赖茅”、第3159143号“MAOTAI”图形、第6862377号“某A”、第7260808号“MAOTAIZHEN”、第5299307号“源远流长”人物图形、第237040“飞天牌”等商标的注册人,原告取得了上述商标的使用授权,并有权对侵权行为采取法律手段。被告某B酒业公司作为大型酒类生产、销售企业,厂房总建筑面积8000平方米,含有12个配套白酒生产车间,具有一体化包装作业流水线。年酿酒总量800余吨,年产值数千万元,居然不顾法律规定大量生产销售侵权产品,涉及侵犯原告上述商标权利,其使用的注册商标“纯元”与原告的商标构成近似,其突出使用“贵州某A镇”、“MAOTAI”的行为不属于合理使用地名和公司名称的范畴,被告某B酒业公司的侵权行为同时涉及不正当竞争,有严重的傍名牌、搭顺风车的行为。被告某C超市作为大型超市,对酒类经营的管理松懈,把关不严,导致大量销售了涉案侵权产品和假冒产品及包装,其后果非常严重,情形非常恶劣,二被告的行为给原告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后果和损害。二被告的侵权行为被原告公证保全。贵州某A酒为中国白酒第一品牌,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由于特有的生态环境、独有的配方、工艺、加上科学的管理,大力的推广和营销投入,深受消费者欢迎和信赖,多次被评为特优商品,第一批获得国家驰名商标的十家单位之一,在白酒行业全国市场名列前茅,二被告的肆意妄为的侵权行为违反了《商标法》等法律规定,严重侵犯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更影响了“国酒某A”在世人心中的地位。原告每年花费在广告宣传上和各种打假费用数亿元,涉案产品的侵权行为严重影响了原告的品牌、品质形象,给原告的经济利益造成很大的冲击。侵犯了原告的商标权、构成不正当竞争,应承担法律规定。综上,依据我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结合被告规模化大量生产和销售的严重情形,依法提高被告赔偿金额,加大对被告的惩罚力度,保护国有驰名品牌的权利和未来。
  某B酒业公司辩称,一、某B酒业公司从来没有使用仿冒、近似、侵害某A酒业公司的注册商标,更没有侵犯其商标专用权,请求驳回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的诉讼请求。(一)某B酒业公司依法成立于2004年7月17日,有合法的企业名称、住所。“纯元”商标已于2006年在国家商标局注册,是法定代表人王淳元名字的同音字,并在全国享有一定的知名度,起到了区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构不成对MOUTAI“MAOTAI”商标图形及文字的近似、仿冒、侵权。(二)某B酒业公司是依法成立的合法公司,注册地址“贵州省某A镇”。在生产经营过程中,所有产品依法都标示了公司名称、地址、注册商标、联系方式等标注。某B酒业公司使用“贵州”、“贵州某A镇”及“GUIZHOUMA0TAIZHEN”拼音等地理标志、地名文字的行为不但合情、合理,而且合法。即使某B酒业公司在自己的产品上突出使用了地理标志、产地名称,也起不到误导公众消费,致使消费者误认为与某A酒业公司产品相混淆的后果。(三)某A酒业公司没有证据来证明某B酒业公司曾擅自使用其注册商标,侵害其权益的记录。(四)某B酒业公司作为包装修饰图案的“酒仙倒酒图”使用时间可追溯到2008年5月。某A酒业公司注册的“源远流长”人物图形商标注册日是2009年4月14日,两个图案虽然已“构成近似”,但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某A酒业公司首先侵犯了某B酒业公司的在先权利。“酒仙倒酒图”可视为白酒行业的通用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某A酒业公司商标“源远流长”人物图形注册后,因为不是主要用于商品的区别性标志,只作为包装辅助性修饰图案用于产品包装装潢上,从未标注该图形为注册商标,是造成同行业共同使用乱象的根源。在判断他人是否从事了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时,应当以他人对特定标志构成商标意义上的使用为前提,若他人对特定标志的使用并不能产生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时,则该使用特定标志的行为并非商标意义上的使用,不属于侵害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因此即使图形构成近似,也不能判为侵权。(五)“赖茅”商标第二次的注册时间为2015年11月7日,自2005年3月16日国家商标局因三年不使用作出撤销某A酒业公司“赖茅”商标专用权后,属非注册商标的范畴。因此市场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赖茅酒”。2005年3月29日,某A酒业公司又在酒等商品上提出第4570381号“赖茅”商标注册申请,2007年被核准公告,但因赖家后人不服,导致“赖茅”商标一直处于“异议复审”状态,2015年11月7日“赖茅”商标重新被授权专用后,某B酒业公司就早已停止使用。某B酒业公司在生产“赖茅酒”的过程中,依法标注了自己公司名称、地址、注册商标和联系方式,没有侵犯某A酒业公司权益的故意。二、某A酒业公司要求某B酒业公司登报公开赔礼道歉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予以驳回。某B酒业公司没有构成对某A酒业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侵害,也没有对其产品品牌、品质形象、声誉造成影响,更没有涉嫌不正当竞争、傍名牌、搭顺风车的行为,因此不必要承担侵权责任。即使认定某B酒业公司侵权,某B酒业公司是企业法人单位,赔礼道歉属人身侵权的范畴,而本案根本没有造成人身损害,登报公开赔礼道歉不是商标侵权应承担的民事责任。三、某A酒业公司诉讼两被告赔偿300万元的请求,因某B酒业公司没有违法事实,请求依法予以驳回。某B酒业公司是一个小型的白酒生产企业,注册资金仅有58万元,一条半自动灌装线,年产值不过百万元。某A酒业公司没有实地调查落实的情况下,请求巨额赔偿,应驳回其无理要求。
  某C超市辩称,其不是涉案酒水的销售者,没有销售过涉案白酒。某C超市没有侵害过某A酒业公司的商标权。原告证据显示,原告及其委托代理人顾欣是在“某A镇白酒文化馆”购买的涉案白酒,该经营场所有明显的经营标志,并非某C超市经营。原告及其代理人不是自某C超市购买涉案白酒。某C超市不存在侵害某A酒业公司商标权行为。某A酒业公司错列被告,其起诉某C超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原告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贵州省仁怀市公证处(2014)仁公证字第1590号公证书。证明第3159141号注册商标的注册情况以及续展情况;证据二、贵州省仁怀市公证处(2005)仁证字第085号公证书。证明第3159141号注册商标的使用许可备案情况;证据三、贵州省仁怀市公证处(2015)仁证字第044号公证书。证明“贵州某A”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证据四、第284519号“某A”注册商标证。证明原告为“某A”注册商标的权利人;证据五、贵州省仁怀市公证处(2013)仁公证字第399号。证明第3159143号注册商标的注册情况以及续展情况;证据六、贵州省仁怀市公证处(2005)仁证字第086号公证书。证明3159143号商标使用许可备案;证据七、贵州省仁怀市公证处(2005)仁证字第079号公证书。证明3159143号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证据八、第6862377号注册商标证。证明第6862377号商标注册情况以及权利期限;证据九、第7260808号注册商标证,证明第7260808号注册商标的注册情况以及权利期限;证据十、第5299307号注册商标证,证明第5299307号注册商标的注册情况以及权利期限;证据十一、贵州省仁怀市公证处(2013)仁公证字第400号公证书。证明第237040号注册商标的注册情况以及权利期限;证据十二、第4570381号“赖茅”的商标注册证。证明商标的权利人以及权利期限;证据十三、说明书一份。证明原告取得上述商标的使用许可权,并被授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证据十四、泰安市岱宗公证处(2016)泰岱宗证民字第661号公证书以及封存实物。证明原告委托代理人顾欣于2016年10月18日到被告某C超市购买涉案白酒总金额是1972元,该批产品上有某A酒业公司起诉的涉案商标;证据十五、深圳市深圳公证处(2016)深证字第163397号。证明某B酒业公司的官方网站所涉及的内容侵害了某A酒业公司所起诉的涉案商标进行保全;证据十六、公证费收据。证明原告的合理开支;证据十七、从巨潮资讯网打印的某A酒业公司2015年、2016年度的年度报告。证明某A酒业公司取得商标授权使用以及为品牌推广的成本支出,以及主张的赔偿依据。
  某B酒业公司对证据一至证据十三无异议,对证据十四中封存的国典1949年六瓶、铁盒装赖氏某A、酱王、瓶装赖氏某A各一瓶不是某B酒业公司生产的,其余酒均是。对证据十五的真实性有异议,网上的内容不可信,有些会夸大其词,有些是虚构的。对证据十六、证据十七不清楚。
  某C超市对证据一至十三公证书本身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内容有异议,对证据三认定驰名商标应由国家商标局依法对驰名商标加以认定和保护;对证据十三其记载的内容与原告公司公开公告的内容不一致,说明中记载有六个商标为独占使用许可,但是在贵州某A的上市公司公告中不是独占使用许可,记载的商标使用许可方式是普通许可。对证据十三、十四公证书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收款机小票以及pos签购单记载的业主是某A镇白酒文化馆、泰安市泰山区莉灵百货超市,照片显示原告购买涉案酒水的地方在超市的外面,在超市入口和收银台之外。某A镇白酒文化馆的经营性标志也证明与超市没关系,其中记载购买的地方是某A镇白酒文化馆(房前屋后酒铺)。售货人员都不是超市人员。发票由于在公证书中是复印件,字迹不清无法核实其真实性,不能确定公证书中的发票就是原告提交的发票,其次,发票记载客户名称是个人,而本案原告是单位,第三,被告超市从来没有给原告开具过发票,原告也没有证明该发票的来源,不排除原告从案外人处得到该发票,发票中也没有列举商品名称与本案没有关系。综上,涉案酒水不是被告超市销售的。证据十五公证书的公证操作程序有瑕疵,一、没有校对时间,无法证明网页的访问时间就是公证书的2016年11月4日,二、没有排除假链接的操作,三、原告没有提交证据证明网页的域名归属。对证据十六公证费收据的原件没有异议,对证据十七真实性有异议,公司年报应该加盖公司公章。本院认为,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真实性某B酒业公司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某B酒业公司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证据一、商标注册证一份。证明“纯元”商标是注册商标;证据二、证明一份。证明酒仙倒酒图与敦煌飞天图是某B酒业公司在原告注册商标前就在使用;证据三、网页下载的产品图以及众多厂家的实物包装。证明敦煌飞天图、酒仙倒酒图、贵州某A镇以及拼音作为产品包装的通用图形和合理使用地名标志商标的证据。证据四、营业执照、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证明某B酒业公司的经营主体资格。
  某A酒业公司对证据一的真实性确认,关联性不确认,该商标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图形商标,并没有指定颜色,但被告在产品上使用该商标时故意将该商标涂成与某A酒业公司所起诉第3159143号商标基本一致的颜色,明显就是为了引起消费者的混淆,使之产生错误的购买行为;对证据二的真实性、关联性均不确认,该份证明仅仅是印刷企业出具的,没有相关的依据证明,该公司对涉案的商标没有设计底稿;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即使该批包装是真实的也不能证明被告使用涉案商标是合法的,而且该照片上部分的生产企业也涉嫌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原告保留对其上诉的权利;对证据四的真实性确认,但只是证明了被告的主体资格,与本案没有关联。
  某C超市对证据一没有异议,对于其他证据,某C超市与某B酒业公司并没有经济往来,无法核实其他证据的真实性。
  某C超市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证据一、泰安房前屋后酒铺商贸有限公司营业执照,证据二、酒类流通附随单两份。证明原告购买涉案白酒是从“贵州某A镇白酒文化馆(房前屋后酒铺)”购买,泰安房前屋后酒铺商贸有限公司是张广盈设立并经营的,张广盈是股东、法定代表人。涉案酒水是张广盈(泰安房前屋后酒铺商贸有限公司)自某B酒业公司处购买的。
  某A酒业公司对证据一的真实性确认,但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即使该份证据是真实的,也无法证实某C超市未销售涉案的白酒,根据附随单显示是由某B酒业公司销售给案外人,但是根据某B酒业公司陈述,其并没有与某C超市直接有销售关系。某B酒业公司对以上证据无异议。
  某B酒业公司、某C超市提供的以上证据某A酒业公司对真实性无异议的,本院予以确认。对有异议的证据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综合作出认定。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03年4月21日,中国贵州某A酒厂有限责任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贵州某A”及“MOUTAI”某A海洋图形商标,注册号分别为第3159141号、第3159143号,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酒精饮料(啤酒除外)等,注册有效期限自2003年4月21日至2013年4月20日止,商标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3年4月20日。2014年3月24日,该商标许可某A酒业公司使用,许可期限自2013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1987年4月20日,中国贵州某A酒厂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某A”商标,注册号第284519号,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注册有效期自1987年4月20日至1997年4月19日止,后续展有效期至2007年4月19日,2006年12月26日该商标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17年4月19日。1998年4月17日该商标注册人变更为中国贵州某A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9月7日变更为中国贵州某A酒厂有限责任公司,后又变更为中国贵州某A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0年5月7日,中国贵州某A酒厂有限责任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MAOTAI”商标,注册号第6862377号,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果酒(含酒精)、酒(饮料);含酒精液体等,注册有效期自2010年5月7日至2020年5月6日。2010年8月28日,中国贵州某A酒厂有限责任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MAOTAIZHEN”商标,注册号第7260808号,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果酒(含酒精)、酒(饮料)、含酒精液体等,注册有效期自2010年8月28日至2020年8月27日。2009年4月14日,中国贵州某A酒厂有限责任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第5299307号“源远流长”图形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果酒(含酒精)、酒(饮料)、含酒精液体等,注册有效期自2009年4月14日至2019年4月13日。2005年11月15日,中国贵州某A酒厂有限责任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飞天跑FLYINGFAIRY”商标,注册号第237040号图形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酒,注册有效期自2005年11月15日至2015年11月14日,2011年11月6日,该商标转让给中国贵州某A酒厂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11月14日,中国贵州某A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赖茅”商标,注册号第4570381号,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果酒(含酒精)、酒(饮料)、含酒精液体等,注册有效期自2007年11月14日至2017年11月13日。2013年5月6日第6862377号、第7260808号、第5299307号、第237040号、第4570381号商标注册人变更为中国贵州某A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991年9月19日,“贵州某A”牌商标,在首届“中国驰名商标”(部分商品)消费者评选活动中荣获“中国驰名商标”称号。2008年4月9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中国贵州某A酒厂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并使用在“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商品上的“MOUTAI及图”商标为驰名商标。
  中国贵州某A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依法授权某A酒业公司使用该公司经核准注册的商标(第3159141号、第3159143号、第3303634号、第284526号、第237040号、第4570381号商标为独占使用),并对其使用商标的商品进行真伪鉴定并出具相关鉴定报告。同时授权某A酒业公司对侵犯第3159141号、第3159143号、第237040号、第4570381号、第284519号、第6862377号、第7260808号、第5299307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有权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侵权人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消除影响并承担法律规定的其他法律责任。某A酒业公司提起的上述商标侵权的诉讼,该公司不再另行起诉。
  2006年9月14日,某B酒业公司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纯元CHUNYUAN”文字图形商标,注册号第4146291号,核定使用商品第33类白酒、含酒精液体等,有效期自2006年9月14日至2016年9月13日止,2009年10月19日该商标注册人变更为某B酒业公司。
  2016年10月18日,某A酒业公司向山东省泰安市岱宗公证处申请对购买行为及过程进行证据保全公证。当日,公证人员及其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来到泰安万达广场的新时代超市,由委托代理人在“某A镇白酒文化馆”柜台以刷卡消费1972元的方式购买以下白酒:1、“老窖头曲”2瓶;2、“十年陈酿赖茅”2瓶;3、“原酿(铁盒装)”2瓶;4、“酱王20”1瓶;5、“赖茅二十珍藏”1瓶;6、“赖茅国韵”(铁盒装)2瓶;7、“赖茅金品”1瓶,“赖氏10年”1瓶,“赖茅八年陈酿”2瓶;8、“贵州赖氏某A”(铁盒装)2瓶;9、“贵州赖氏某A”(白瓷瓶装)2瓶;10、“窖藏”(铁盒装)2提;11、“国典1949”1箱;12、“贵州特曲”1箱,手提袋若干,并开具小票四张,载明某A镇白酒文化馆;发票一张,加盖了某C超市的发票专用章,后因要求购物清单,女售货员手写清单一份。因“赖茅金品”、“赖茅10年”、“赖茅八年陈酿”的价格相同,“原酿”(铁盒装)与“老迎宾”的价格相同,女售货员为方便记账,在小票、清单中记为“赖茅十年4瓶”,小票中“原酿”(铁盒装)打成了“老迎宾”。申请人委托代理人向女售货员索要名片、宣传资料若干,现场拍摄照片6张,将上述所购白酒、小票、发票、清单交给公证员。公证员携带上述物品返回公证处。公证员在公证处对所购白酒进行了密封,其中7瓶白酒及1提窖酒未密封。封存前后共拍摄照片7张,并将密封好的白酒及未密封的白酒均交给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保管。对上述过程山东省泰安市岱宗公证处出具了(2016)泰岱宗证民字第661号公证书。某A酒业公司所购物品刷卡时,POS签购单显示商户名称为泰安市泰山区莉灵百货超市。购物小票载明的商户名称是某A镇白酒文化馆,收款员是孙金凤。购物清单后写了155××××4999张广盈。索要的名片载明:贵州某A镇白酒文化馆贵州省房前屋后酒铺连锁加盟有限公司总部地址:贵州省仁怀市国酒大道天豪大酒店对面,山东总部地址:泰安市泰山区花园路花园公寓4号,泰安专卖店一店:泰安市泰山区花园路花园公寓4号巨鼎生态园对面,联系人:张广赢经理及电话155××××4999;泰安专卖店二店:泰安市泰山区宝龙广场新时代商场内,联系人:孙金凤经理及电话;泰安专卖店三店:泰安市万达广场新时代超市内,联系人:孙金凤经理及电话。宣传资料上载明:某A镇白酒文化馆(房前屋后酒铺)…联合贵州某A镇怀庄酒业集团、贵州某A镇君丰酒业集团、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联合推出了,“房前屋后酒铺”“酱王”“怀庄”“纯元”系列光瓶白酒,贵州某A镇白酒文化馆,泰安第一分店地址泰安市泰山区花园路花园公寓北4号某A镇白酒文化馆、第二分店地址泰安市宝龙广场新时代超市内及联系人孙经理、电话,某A镇白酒文化馆加盟招咨询商热线:155××××4999(张总),并印有某B酒业公司营业执照、出厂产品检验报告、食品流通许可证、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和贵州省酒类销售许可证。泰安房前屋后酒铺商贸有限公司是2014年12月5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住所泰安市泰山区花园路花园公寓4号,注册资本100万元,法定代表人张广盈,经营范围为批发兼零售预包装食品。2014年该公司曾从某B酒业公司购进白酒。
  打开封存的商品,1、“老窖头曲”外包装上标有“纯元商标”、贵州某A镇、老窖头曲、浓香型白酒、酒精度、净含量、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GUIZHOUMAOTAIZHEN、飞天图,其中突出使用了“MAOTAI”,包装瓶的瓶贴上也标有以上相同的内容。2、“赖茅十年陈酿”外包装上标有“纯元商标”、贵州某A镇、赖茅、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其中外包装上突出使用了“赖茅”文字,日期2013年8月12日,包装瓶的瓶贴上也标有以上相同的内容。3、“原酿”外包装上标有“纯元商标”、名酒之都、贵州某A镇、原酿、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侧面标有中国酒都、古法酿造、生态原酿及酿酒图形、酒仙倒酒图,包装瓶的瓶贴上也标有以上相同的内容。4、“酱王20”外包装上标有酱王20、贵州怀庄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外包装侧面标有怀庄、贵州著名商标、产地: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生产厂家:贵州怀庄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5、“赖茅二十珍藏”外包装上标有“纯元商标”、贵州某A镇、赖茅酒、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其中突出使用了“赖茅”,开口处标有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并注产于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日期2013年11月19日。包装瓶瓶贴上也标有贵州某A镇、赖茅、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6、“赖茅国韵”外包装标有:赖茅、国韵、贵州某A镇、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中国酒都、纯元商标、国酒之源世传赖茅,日期2014年11月28日,包装瓶的瓶贴上也标有以上相同的内容。7、“赖茅金品”外包装上标有“纯元商标”、贵州某A镇、某A镇原声酱香、赖茅酒、酱香型白酒、酒精度、净含量、酒仙倒酒图、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其中突出使用了“赖茅”,日期2013年8月7日,包装瓶的瓶贴上也标有以上相同的内容。8、“赖茅10年”外包装上标有“纯元商标”、中国酒都、贵州某A镇、茅酒之源世传赖茅、赖茅酒、浓酱兼香型白酒、10年陈窖、酒精度、净含量、酒仙倒酒图、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其中其中突出使用了“赖茅”,包装瓶的瓶贴上也标有以上相同的内容。9、“赖茅八年陈酿”外包装上标有“纯元商标”、贵州某A镇、茅酒之源酱香鼻祖、赖茅酒、浓酱兼香型、八年陈酿、酒精度、净含量、酒仙倒酒图、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1915年荣获的美国旧金山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及奖牌、正宗赖茅酒,其中其中突出使用了“赖茅”,包装瓶的瓶贴上也标有以上相同的内容。10、“贵州赖氏某A”(铁盒装)外包装上标有中国酒都、怀庄贵州著名商标、贵州赖氏某A、GUIZHOUMAOTAIZHEN、贵州怀庄酒业(集团)某A镇茅宴酿酒厂、酱香典范赖氏某A、日期2010年11月20日、生产厂家:贵州怀庄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厂址:某A镇怀庄路009号。包装瓶的瓶贴上也标有以上相同的内容。11、“贵州赖氏某A”(白瓷瓶装)包装瓶瓶贴上的内容与“贵州赖氏某A”(铁盒装)外包装上标有的内容基本一致。12、“窖藏”(铁盒装)包装瓶瓶贴上标有“纯元商标”、中国酒都、贵州某A镇、窖藏酒、浓香型白酒、酒仙倒酒图、酒精度、净含量、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其中突出使用了“窖藏”。13、“国典1949”包装瓶瓶贴上标有“MOUTAI”圆形标识、特贡、祝福祖国强盛发达、国典1949、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特酿、酱香型、贵州某A酒厂集团,日期2009年12月28日,国典1949酒产于中国贵州某A镇,以本地美酒河的天然泉水,本地优质高粱和小麦为原料,利用得天独厚的传统工艺和配方精心酿造而成,丛生产、储存到出厂历经五年以上,具有酱香显著、细腻协调、酒体丰满、回味悠长、空杯留香的特点,生产厂家:贵州某A酒厂(集团)保健酒业有限公司。14、“贵州特曲”外包装上标有“纯元商标”、中国酒都、贵州某A镇、贵州特曲、浓香型白酒精品、“飞天图形”、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包装瓶的瓶贴上也标有以上相同的内容。另外,还有标有中国贵州、“MOUTAI”圆形图形、”贵州某A集团及贵州某A酒厂集团的包装袋三个。对上述商品某B酒业公司除酱王、赖氏某A(铁盒、瓷瓶包装)、国典1949外,其他商品认可是其生产销售的。经仁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核查,贵州某A酒厂(集团)保健酒业有限公司未生产过“某A国典1949”商品。经比对,老窖头曲商品上使用的“MAOTAI”与第6862377号“MAOTAI”相同;赖茅十年陈酿、赖茅20珍藏、赖茅国韵商品上使用了“赖茅”文字与第4570381号“赖茅”商标近似;原酿、窖藏商品上使用了“酒仙倒酒图”与第5299307号“源远流长”图形商标构成近似;赖茅珍品、赖茅十年、赖茅八年陈酿商品上使用了“赖茅”文字及“酒仙倒酒图”与第4570381号“赖茅”商标、第5299307号“源远流长”图形商标构成近似;贵州赖氏某A(铁盒、瓷瓶包装)商品上使用了“赖氏某A”文字与第284519号“某A”商标构成近似;国典1949商品上使用的“TOUTAI”与第3159143号“某A海洋”图形商标相同。
  无锡市星琦印刷制版厂出具证明,内容为:受某B酒业公司委托,从2008年5月起曾使用“酒仙倒酒图”、“敦煌飞天图”为包装设计图案,为某B酒业公司设计印刷白酒包装多款。
  某A酒业公司是于1999年11月20日成立的其他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25619.78万元,主要经营某A系列产品的生产与销售、饮料食品等。某B酒业公司是于2004年7月17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注册资本58万元,主要经营白酒生产、销售。法律、法规、国务院规定禁止的不得经营;应当许可(审批)的,经审批机关批准后凭许可(审批)文件经营;无需许可(审批)的,市场主体自主选择经营。某C超市是于2015年9月28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注册资本105万元,住所泰安市泰山区泰山大街566号万达广场B1号,主要经营日用百货、食用农产品、水产品批发、零售等。
  某A酒业公司为本案支付公证费3000元。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某A酒业公司对某C超市的起诉是否正确;二、某B酒业公司、某C超市是否侵犯了某A酒业公司涉案商标专用权;三、某B酒业公司是否应当赔偿某A酒业公司经济损失以及合理开支240万元,某C超市是否应当赔偿某A酒业公司经济损失以及合理开支60万元;四、某B酒业公司、某C超市是否承担登报赔礼道歉的民事责任。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从山东省泰安市岱宗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证明,涉案的商品购自泰安万达广场新时代超市的“某A镇白酒文化馆”,收款员为孙金凤,从名片、宣传资料及购物清单记载的内容可以证实,“某A镇白酒文化馆”即房前屋后酒铺,第一分店、专卖一店地址、联系人及购物清单的联系人、电话与泰安房前屋后酒铺商贸有限公司登记的住所、法定代表人信息一致,且“某A镇白酒文化馆”是联合涉案商品的生产者推出的系列白酒进行销售,证明涉案商品的销售者并非某C超市。虽然某C超市出具了发票,但购物款项并非由其收取,又无其他证据证明涉案商品系某C超市销售。因此某A酒业公司起诉请求某C超市为本案的被告不当,应予驳回。某C超市的抗辩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某A”、“MAOTAI”、“MAOTAIZHEN”、“源远流长”、“赖茅”、“飞天跑”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包括酒,被控侵权白酒与上述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构成相同商品。某B酒业公司生产的被控侵权商品老窖头曲商品上突出使用了“MAOTAI”与第6862377号“MAOTAI”商标为相同的大写字母;赖茅十年陈酿、赖茅20珍藏、赖茅国韵商品上使用了“赖茅”文字与第4570381号“赖茅”商标文字含义、读音相同,构成近似;原酿、窖藏商品上使用了“酒仙倒酒图”从构图、场景、人物形象等要素与第5299307号“源远流长”图形商标构成近似;赖茅珍品、赖茅十年、赖茅八年陈酿商品上使用了“赖茅”文字及“酒仙倒酒图”与第4570381号“赖茅”商标文字含义、读音相同,与第5299307号“源远流长”图形商标构成近似。某B酒业公司在其生产的商品上的上述使用方式显然已经具有独立或者相对独立的标识意义,是一种具有商标意义或类似商标的使用行为,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极易造成混淆,在此情况下,应认定涉案商品上使用的标识已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因而上述被控侵权商品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对于酱王20(怀庄)、赖氏某A(铁盒、瓷瓶包装)、国典1949商品上标注的生产者与某B酒业公司企业信息不一致,某B酒业公司不认可上述商品是其生产,且某A酒业公司又无其他证据证明是某B酒业公司生产,因此上述商品的生产者并非某B酒业公司。对于老窖头曲、贵州特曲商品上的“飞天图形”,因某A酒业公司的诉讼请求中并未对第237040号“飞天跑”、第284519号“某A”注册商标主张权利,本院不予处理。因“纯元”商标系某B酒业公司依法核准注册的注册商标,是否侵犯第3159143号“某A海洋”商标不属人民法院主管的范围,本院不予审理。某B酒业公司的住所在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其在商品上使用的“贵州某A镇”只是标注商品来源地的描述性使用,不是商标性使用,不构成商标侵权行为。某B酒业公司标注的被控侵权商品生产日期在2013年、2014年均晚于涉案商标的注册时间。“赖茅”注册商标在核准注册后,在商标异议复审期间该商标并未予以撤销,其商标专用权应依法受到保护。某B酒业公司主张“酒仙倒酒图”使用时间在2008年5月,早于“源远流长”注册商标的注册时间,并提供了无锡市星琦印刷制版厂的证明,但并没有提供相应的设计图形,且某B酒业公司也未提供其他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其主张本院不予采信,某B酒业公司对此抗辩理由不成立。因此某B酒业公司的行为侵犯了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的民事责任。
  关于第三个争议的焦点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侵害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第三款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某A酒业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者某B酒业公司因侵权获得的利益,故本院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某B酒业公司的经营期限、侵权行为的性质、影响的范围及原告为制止侵权支付的合理费用(公证费和购物费)等因素,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800000元,原告诉讼请求的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因涉案商品并非某C超市销售,原告请求某C超市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亦应予驳回。由于某A酒业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某B酒业公司的侵权行为对某A酒业公司的商誉造成损害,判决某B酒业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足以弥补对因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其请求在人民法院报上公开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本院不再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第6862377号“MAOTAI”、第4570381号“赖茅”、第5299307号“源远流长”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
  二、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贵州某A酒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计款800000元;
  三、驳回贵州某A酒股份有限公司对泰安市某C超市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四、驳回贵州某A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0800元,由贵州某A酒股份有限公司负担5236元,贵州省仁怀市某A镇某B酒业有限公司负担2556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二〇一八年二月六日
   
本文关键词: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知识产权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代表本网所持观点、立场,也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使用与伟业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被判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担责
下一篇:即便注册商标字母组合相同,如果设计不同亦不构成相似